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福建民建藝術館 > 詩歌 >
孝廉清過兩江水
發布時間:2019-12-20 12:03:58 作者:福州民建 黃俊 點擊:
 
\

  一部船政史,半部中國近代史;一座衙門,濃縮廉政文化精髓。
  在福州市東南方向,是譽為中國船政文化發祥地和近代海軍搖籃的馬尾。這里,有一座清同治年間風格的官署衙門——“總理船政衙門”,它是船政的領導機構,也是船政欽差大臣及其幕僚辦公、議事、休閑的場所。衙門寬約54米,深約75.4米,高約10米,建筑重點體現了晚清時代的特色,結構上融合衙門官府和福州官宦民居特點,是南方衙署建筑典范。
  時光追溯到1866年,時任閩浙總督的左宗棠在馬尾創辦了福州船政局。第二年,沈葆楨在左宗棠舉薦下成為首任福建船政大臣,主辦福州船政局。衙門落成后,他親自撰寫多副楹聯激勵船政人員艱苦創業,《楹聯述錄》載云:“(船政)局中所懸楹貼,均為制府(沈葆楨)所撰。”總理船政衙門作為福建船政的核心,自從左宗棠、沈葆楨開始的一代又一代船政人,展現了中華民族清廉正氣、礪志進取、忠心報國的傳統美德。
  沈葆楨(1820-1879年),福建福州人,21歲中舉人,28歲中進士,才華橫溢,系林則徐的女婿,為晚清時期的著名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民族英雄。中國近代造船、航運、海軍建設事業的奠基人、清代洋務運動重要人物之一,在創建船政、孝親勵人、敬業勤廉等方面建樹量多,深得政聲人心,官聲極佳。
  沈葆楨自擔任船政大臣伊始,就以孝文化推崇孝忠精神,積極倡導孝親報國的卓越思想。當時最有影響的一件事,以《大孝終身慕父母論》為考題,招收首屆船政學堂學生?!洞笮⒔K身慕父母》出自《孟子》的《萬章章句上》。此命題的用意是:今日大孝父母,明日必忠君事國。此次錄取的學生中,就有嚴復、呂翰、許壽山、鄧世昌等一代民族精英和愛國志士。
  時年僅13歲的嚴復在應試時正值其父和老師相繼離世,見題便觸動了內心,完成了情文并茂的《大孝終身慕父母論》,被沈葆楨以第一名錄取為船政首批學生。成為中國近代啟蒙思想家、翻譯家、教育家,北京大學、復旦大學的首任和第二任校長。船政第一屆學生“福勝”與“建勝”艦艦長呂翰、“振威”艦艦長許壽山等,在中法馬江海戰中壯烈犧牲;“致遠”艦艦長鄧世昌,則在1894年中日甲午海戰中壯烈殉國,實現了孝親報國的理想。
  沈葆楨一生身居高位,掌管大權,但他始終以廉潔自持,嚴于家教。常用杜甫的詩句“不貪夜識金銀氣,遠害朝看麋鹿游”警示自己和教誨后輩,對僚屬和子女強調“士君子之操行,惟以不貪為主。”
  沈葆楨在丁憂守制期間,家居生活很清苦,也只是靠寫字為生。歐陽昱《見聞瑣錄》載:“沈文肅性格剛正清廉,巡撫江西,丁憂歸家,不名一錢,開“一笑來”裱褙肆于宮巷老屋之西,寫字度日,自訂潤格:寫對聯兼裱褙,錢四百枚;寫團扇小楷,每柄四百枚;行書二百枚。無論何人,皆用單款,書姓名三字。”
  光緒元年,沈葆楨每月薪水就有600兩,可是為了接濟親戚朋友,“薪俸到手輒盡,未嘗有余”。用他自己的話來形容個人及家庭的經濟狀況,那便是“惟窮不可耐耳”。因為深諳子孫愚卻多財是招災引禍之理,所以對晚輩的要求非常嚴格,不斷在家書中告誡“家中諸事以儉為主,持家者尤須以身率之”;“使子弟稍知稼穡之艱難,不致紈绔習氣日積月深,少年白食無所事事,中歲潦倒莫能自立”。
  有一次,沈葆楨長子在書信中透露想要購買房產。結果,沈葆楨不僅沒有同意他的要求,反而回信讓其“安分些”,并寬慰兒子說:“我貂褂霉爛,尚不敢另做,亦無白鋒毛外褂,官親、家人皆以為恥。無論在江西及京中舊債未清,力所不及。”
  其妻林普晴是林則徐的二女兒,幼承庭訓,知書達理、甘于清貧、潔身自好。道光十九年,與沈葆楨結婚后節衣縮食,勤儉持家,曾以典當自己的嫁妝籌齊盤纏助其考取功名,使之官至兩江總督,政績斐然。
婚后,沈家日常生活很是清苦寒酸,曾一度雇不起下人,出身名門貴族的林普晴每天親自打理家務、下廚。沈葆楨自感愧疚,只好以書信寄懷:“我目下無能接濟,家中事全仗卿極力扶持?,F在為景所迫,不能以求人為恥……” 沈葆楨在功成名就后,曾安慰林普晴:“夫人自入蓬門,備嘗艱苦,未嘗何日有以圖報,愧甚則又感甚。”言辭懇切,感人肺腑。
  沈葆楨不僅對家人十分嚴格,對親屬也是鐵面無私、不徇私情。從同治五年(1866年)到光緒元年(1874年)八年余自主理船政期間,克服了種種困難,建成規模宏大、設備齊全的遠東第一個近代化造船廠;且制定了一系列行之有效、賞罰分明的“規條”,使衙門行政秩序風清氣正,效率倍增,徹底遏制貪污腐敗的滋生蔓延,對以身試法者嚴懲不貸。有一位擔任下級胥吏的沈家姻親觸犯了“規條”,沈葆楨當即將其捉拿歸案。沈家親屬布政使司上前求情,沈葆楨秉公不受。旋即,沈父以書信說情,沈葆楨對下屬說道:“家父來信是說私事,而我現在正忙著辦公事,待公事忙完再忙私事。”隨后,下令將這個胥吏軍法從事。
  沈葆楨一生經過平亂、保臺、造船、建設南洋艦隊,官做得越來越大,經手的銀兩也越來越多,晚年幾乎大部分精力都在籌款。當時,他想要發財簡直是易如反掌,但他恪盡職守,兩袖清風,最終積勞成疾歿于任上。為其料理后事的代理布政使桂嵩慶,將實情馳奏朝廷:“歿日,布被舊衣,一如寒素,宦囊蕭索,不名一錢。”江蘇巡撫吳之炳也奏稱:“奉身清儉,一如寒素……僚屬相顧嘆息,市井鄉曲之民有下淚者……” 
  光緒五年(1879年),沈葆楨離世前擔任全國總督中轄境最富庶的兩江總督兼最易發橫財的南洋大臣,但已提前寫好了遺囑:“死后切勿謀以鄉賢名宦上請,增泉下內愧,違者非我子孫。我無善行可記,身后如行狀、年譜、墓志銘、神道碑之類,切勿舉辦,多一諛辭,即多一慚色也。我安于固陋,而無著作之志,身后不得將我疏稿及其他文字妄付傳刻,以貽口實。”文中勉勵兒孫切勿過度追求官位,要甘愿過清淡的生活。自稱:“我除住屋外無一畝一椽遺產,汝等須各自謀生,究竟筆墨是穩善生涯,勿嫌其淡;同族無論遠近,自祖宗視之,皆一體也,緩急相恤,惟力是視,切勿以遠而疏之。”
  沈葆楨貴為朝廷要臣,平生宦囊蕭索但又清廉正氣,后人傳承孝廉家風,諸方面成就非凡,令人敬仰。其中沈葆楨四子沈瑜慶,早年跟隨在擔任兩江總督一職的父親身邊,時時事事細心觀察效仿,學到了不少軍務吏事和為官治世的本領。父親病逝后,他又手錄沈葆楨遺疏,并繼承其父為官之道,愛國愛民、廉政勤政,尤其敢于同貪污腐敗的官僚斗爭,而不計個人安危。光緒十一年,沈瑜慶中舉人,后來歷任淮陽兵備道、江西布政使、貴州巡撫等職。在任期間,沈瑜慶積極辦學堂,興市政,治亂懲惡,使地方得以和諧安寧。光緒三十二年,沈瑜慶升任江西布政使,護理巡撫。時任兩江總督端方以賑務為名,欲提取江西布政司庫銀及關糧庫款以便貪墨濟私,被沈瑜慶依例予以駁斥而未能得逞。光緒三十四年,沈瑜慶回任布政使司,拒絕了新任巡撫馮汝骙欲提庫款作為貢品的行徑。因此,馮汝骙、端方等人懷恨在心,并聯合勾結言官惡意中傷,致使沈瑜慶被罷黜官職。然而,沈瑜慶自覺無愧初心,不因自己與貪贓枉法之流斗爭深受陷害而后悔過。
  沈葆楨之孫沈颋清,曾赴英、法、美等國留學,學成回國后任船政局工務長,帶領船廠工程技術人員攻堅克難,研制出馬尾船政史上最先進的商船——“江船”號。隨后,又創造了一項中國第一:制造出中國第一艘折疊式水上飛艇。在制造飛艇期間,同事稱:“沈工務長造飛艇無數次過家門而不入,遠超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后來,沈颋清擔任船政局局長。孫中山對其勤政精政品格給予了高度評價:“……船政足為海軍根基……沈君繩其祖武,興船政以擴海軍……則文所厚望于沈君也。”
  時至今日,沈葆楨崇孝尚廉、成人達己、清風化育的優良家風,始終為世人所稱道和效仿借鑒,并做為教育后人、啟迪品性的不二首選,以及修身勵志的塑魂典范。
 
(作者: 黃 俊  福州市馬尾區紀委監委組宣部   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 )
 
 

掃一掃關注
「中國民主建國會」

掃一掃關注
「福建民建」

民建閩訊在線瀏覽

「‘益’動中國――微公益」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